当前网上恶意攻击军队的十种方式



来源:紫网在线作者:书香满心责任编辑:张琴

军队是国家的基石。冷战结束后,许多社会主义国家改旗易帜,而中国历经风波不仅依然坚挺而且越发展越好。面对“颜色革命”在中国的失败,某些势力总结“教训”的第一条就是“没有抓住军队”。这些年,西方敌对国家和他们在国内豢养的公知、代理人想尽一切办法在互联网上攻击中国人民解放军,炒作博猫登录注册负面信息,用谣言抹黑军队,损害军队正面形象,离间军队与人民的血肉联系,妄图动摇党的执政基础和国家发展稳定的基石。

这种势头如不尽快加以控制,将蚕食损害军队形象,挫伤军心士气,甚至危及国家意识形态安全和政权安全。在中央军委刚刚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军队信息安全工作的意见》中,明确强调要坚决维护网上意识形态安全,严厉打击网上博猫登录注册违法犯罪活动。网上舆论斗争这个新阵地,军队必争必守必占,否则就会平时吃暗亏,关键时刻吃大亏。

目前,在互联网上主要通过以下十种方式对军队进行抹黑攻击。

一是诋毁军队各时期出现的英模。

通过编造各种网络谣言和看似好笑好玩的段子,对雷锋、黄继光、董存瑞、张思德等为新中国建立和建设而流血牺牲的革命烈士和英模人物,全部进行冷嘲热讽、肆意诋毁和彻底的否定性评价。

广东网民张某在微博发布信息称“狼牙山五壮士实际上是几个土八路,当年逃到狼牙山一带后,用手中的枪欺压当地村民,致当地村民不满。后来村民将这5个人的行踪告诉日军,又引导这5个人向绝路方向逃跑”;网络名人“作业本”公然发博称“由于邱少云趴在火堆里一动不动最终食客们拒绝为半面熟买单,他们纷纷表示还是赖宁的烤肉较好”,“袁腾飞”恶毒咒骂在战争中牺牲的毛岸英烈士被炸成了“挂炉烤鸭”。此外,《笑喷了,数学帝分析雷锋同志拣粪》《经不起推敲的邱少云》《“完美军人”欧阳海是怎样塑造出来的?》《“英雄战士”刘学保的骗局》等污蔑军队英模的文章层出不穷,通过微信、微博等方式进行病毒式传播。

二是恶意抹黑军队的历史和领袖。

这类炒作运用历史虚无主义的手法,通过否定我党我军的历史、否定解放军参加的历次战争成果、否定毛泽东等军队领袖,想当然地虚构军史、歪曲军史、糟蹋军史。

最突出的就是全面否定毛泽东的网络恶潮。近些年来,网络上出现了以袁腾飞、茅于轼等为代表的一些人,全面否定毛泽东,他们的言论不仅偏激而且恶毒,极尽污蔑谩骂之能事。他们主张全面清算毛泽东在党史军史上的“错误”,极力贬损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从纠正“文化大革命”“左”的错误,走到“纠正”社会主义制度;从纠正军队成长过程中的失误,走到否定解放军的建军指导思想;从纠正毛泽东晚年的错误,走到全盘否定毛泽东的历史地位;从丑化、妖魔化军队领袖,走到彻底否定解放军各个时期的领导集体。他们打着“还原历史”的幌子,彻底否定中国人民解放军参加过的所有战争。从否定长征精神开始,到污蔑八路军不真心抗日;从否定解放战争的必然性,到否定抗美援朝、边境反击作战的正义性和合法性,等等。

三是从不间断诋毁我军性质宗旨。

这类炒作目的明确,直接剑指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军魂。其方法手段就是大肆鼓吹“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企图挑拨离间党与军队的关系,使军队脱离党的领导,进而颠覆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改变我国政权颜色。

长期以来,他们在网上从不间断地以西方国家体制为参照系,在涉及军队与政党、国家、人民等重大关系问题上故意散布所谓“公器公用”和“文明社会规则”等观点,歪曲和抹杀政党、国家和军队之间的内在联系,妄图把军队从党的旗帜下拉出去。他们故意把党的军队和人民的军队、国家的军队对立起来,污蔑解放军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和保家卫国的神圣使命,制造军队和人民间的矛盾。《南方都市报》前总编辑程益中发出了“军队国家化,天经地义!”的微博后,“南都深度”的官方微博竟然公开叫嚣“如果解放军算是共党的,那人民也应可另组军队,干死丫的”。

四是编造各种谣言攻击军队高层。

他们利用军队反腐力度不断加大、有高官落马的事实,恶意扩大渲染军队高层腐败、派系斗争、用人不公、腐化堕落等,直接把攻击的矛头对准军队高层。

他们通过境外编造、境内呼应,境外报道、境内传播等方式,多次炮制所谓的“公开信”,假借军队内部人员的口吻污蔑“揭露”军队权力斗争“内幕”,通过所谓的人事变动布局,散布现任军队高层谣言。因为迎合了某些网民的猎奇和“仇官”心理,谣言通过微信等相对私密的方式广为传播。

五是对媒体正面报道的负面解读。

这类炒作以标题党、断章取义为标志,很多是一些公知大V故意发起,诱导其粉丝和其他网民跟风炒作。近一两年此类炒作数量持续增加,有的是军事媒体刊发正面报道后,有人断章取义歪曲解读,有的是个别网站故意篡改新闻标题吸引眼球。

去年底,《解放军报》刊登了一篇《打假治虚,犹如刮骨疗毒》的实战化训练新闻调查,里面介绍了某旅根治训练作假行为的一段经历。媒体人大V“大鹏看天下”,故意针对文中已解决的个别部队以前存在的问题作出了负面解读【我军训练频繁弄虚作假!】,短时间内被转发3000多条,引来对我军训练水平和打赢能力的一片怀疑;同样是他,在东海我国一渔船发生火灾后,为尽快救援,我国多船赶赴现场同时也向日本联系救援,我海军舟山舰最先赶到完成了救援后中方向日方取消了请求,此人不提船被救事实,用“中方取消向日本救援请求”标题并配上心碎表情进行误导,引来不明具体情况的众多网民对国家和军队进行谩骂。还有个别网站故意把《解放军报》刊登的《用打仗的“尺子”卡一卡》新闻标题改成《解放军复杂电磁环境对抗作假 蒙混过关大有人在》,把《中国梦的自信在哪里》的文章标题改成《解放军报:我们信仰的主义 乃是宇宙的真理》等,误导网民对军队进行污名化评论。

六是放大敏感个案中的博猫登录注册因素。

刻意突出个别负面事件中的博猫登录注册因素是他们的常用伎俩。只要有博猫登录注册人员,原本普通的民事纠纷也会被爆炒成“政治事件”;一旦有军属参与,个别刑事案件也会被轮番炒作,而且矛头故意引向所谓的“军方背景”;部队主动查处极个别犯罪分子,他们就会以偏概全,极力把部队描绘成“一团黑”。这些恶意炒作往往是集团式的精心筹划、分工协作、分步实施,煞费苦心。

在没有一名现役军人参与的湖南龙山军训教官与学生发生冲突的事件中,一些网络大V相互配合、密切联动,故意把攻击矛头指向军队;并且集火炒作其他军训中出现的个别问题,把与军训近乎扯不上关系的学生自杀事件也硬加上军训的噱头,剑指我国的军训和国防教育制度;在航班延误事件中,他们又故意忽略天气、管理、运营等因素,把矛头指向军交空管,编造“我国空域80%用于军队”等谣言,把网民对航班延误的怒火误导向军队和军演。

七是在重大军事行动中造谣中伤。

部队进行抢险救灾、联合演习等重大军事行动,本来是履职尽责、感天动地为民之举,也成了他们造谣抹黑的契机。这类中伤在汶川救灾时还略好些,在玉树抗震时有所抬头,这两年是越来越严重。到了云南鲁甸抗震,对救灾军人的批评和质疑在网上就从来没有停止过。一次重要演习中,他们竟然恶意把电视新闻画面中战士操作的电脑PS上QQ图像,攻击军队在演习中用QQ传递信息。

在玉树、雅安抗震救灾时,一些大V还只是盲目指责救灾军人缺少专业救援知识,救灾效果不佳;不顾众多官兵把自己的食品和饮用水送给灾民,自己忍饥挨饿继续救人的事实,造谣救灾军人“与灾民争食、争帐篷”,攻击部队保障不力不能打仗。到了余姚大水救援时,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编辑“殷小贝”就赤膊上阵,公然编造谣言抹黑救灾部队“见危不救”,不到一天的时间谣言就转发了一万多次。这一恶毒的谎言被戳穿后,恼羞成怒的其粉丝竟直接对辟谣者发出了“杀全家”的死亡威胁,把躲在背后的施放暗箭改了赤裸裸的公然攻击。

八是假冒军人军队网站污蔑炒作。

这类炒作,当事人的目的多是为了个人出名捞利,一般怎么吸引眼球怎么来,极易引发轰动效应;某些公知大V故意在旁煽风,明知是假的还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添油加醋炒作引导攻击军队。前段时间公安机关查处了一个假冒军人去公安局“捞人”的犯罪集团,没过几天某些人就故意把现场照片加上“公安和军队干起来了”等说明词,误导网民认为那是真军人犯罪后被抓捕的场景。

2012年,微博认证用户“第二炮兵文工团一期士官刘园园”,自曝开豪车、生活奢侈,甚至高调醉驾。经查证,此人根本不是什么军人。不久,一名叫“任婕”的博主号称“总参一姐”“史上最年轻高级指挥官”,微博中除了晒出她的“军官证”和着军装照片,还有她全裸的私房照。确认此人为假冒军人后,公安机关依法对其行政拘留。某些人不仅助推这些假冒军人的无底线炒作,而且在查明事实后还持续借此抹黑军队形象。

一些人创办各种假冒的军队网站误导行骗。“中国征兵网”、“大学生征兵网”等网站假冒军队权威部门主办,不仅大量使用“八一”标志,而且其主页做得和“中国军网”极其相似,内容和全国征兵报名唯一官方网站“全国征兵网”几可乱真。就这样一个彻头彻尾的假征兵网站,还开办了一个“军考培训学院”和一份并不存在的《征兵时报》,开通了官方微信,建起了百度贴吧,并号称有武装部门给其提供办网和活动经费。他们还经常以“官方”的身份在网上发布与军人身份不相符的言论,严重损害了军队军人形象。

九是对个别负面事件的翻新炒作。

几百万人的一支军队,哪怕管理再好,肯定也会出现一些负面事件。某些人就把这些早就处理过的事件定期不定期地拿出来翻炒。比如以前出现过的某些军车违纪现象,因为此类负面事件极易引起网民反感,也成了他们常炒常新的持续话题。炒作内容主要集中在军车违章、豪华军车、假冒军牌。这几年军队严格管理军车,军车违章现象非常少了,一些人就周期性地把N年前早处理过的军车违章事件放上醒目的标题、加上耸人听闻的“内幕”,用模糊的日期让人误以为是现在发生的事情,拿到网上反复炒作,目的就是故意损害军队形象。

军队禁用豪华军车,某大V在网上发起了“随手拍豪华军车”活动,本来用意是监督假军车和违规军车,但有些人故意把此活动向“随手拍军车”发展,号召网民只要在路上看到挂军牌的车辆,就随手拍下来传到网上,形成了一种“军车上路人人喊打”的氛围。还有某网民以监督军车私用的名义,看到军车不问缘由、不管是不是违规就拦下来拍照录像,造成群众围观后再放在网上炒作。

十是千方百计打击军人的荣誉感。

想当年,“我是解放军”是句多么令人自豪和让人民放心的话语,现在某些人故意把军人贬低化、妖魔化,使军人不敢穿军装上街、亲人不敢以军属身份上网。离间的是人民对军队的拥护和信任、打击的是军队和军人的社会地位、割裂的是军民团结如一人的政治优势,目的是什么不言自明。而反观英美等西方国家,军人的社会地位极高,自豪感极强,并享尽各种社会优待。

军队规定军人非批准不能公开上网。他们就抓住军人在网上失声之机大肆造谣,打击军人的职业自豪感。实名认证的“魏克漫画”在微博中指名道姓地造谣一名解放军飞行员因为替党说话死了全家,“自己被警车撞死、老婆改嫁上司、父母为反拆迁自焚”,传播甚广。对经批准实名上网的罗援、戴旭等军人,他们发动水军集中“围剿”,妄图通过集火攻击、人肉搜索、造谣抹黑等方式,实行“定点清除”,让军人不敢在网上发出正义之声。他们先是发动“秦火火”操纵的炒作公司,造谣罗援“大哥和四弟在外国公司任高层”等家人情况;被揭穿后,实名认证的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冯玮,又编造谣言指责罗援说过“轰炸东京”等过激言论;又被辟谣后,他们直接用军人在网上发言是“干政”“乱政”之说,想使所有军人在网上彻底禁言。

戎衣担起的是社稷,钢枪守卫的是和平。军队和军人的网络形象,对一个国家的安全至关重要。也因此,那些故意在网上造谣抹黑军队的人用心险恶。军队需要和欢迎网民的正常的监督,但对恶意抹黑的造谣诋毁,正义的网民必须擦亮双眼,在不被误导、不被迷惑,认清他们本来面目的同时,还要保持警惕、奋起反击。